全国数亿“退役”手机“宁闲不卖”何解?

2021-04-23 10:53 来源: 新华社 

  如今,5G手机出货不断增加,速率更快、内存更大、性能更强的新款手机刺激着消费者的购买欲,新一轮换机潮来临。然而,持续增多的废旧手机如何处理成为难题。由于对隐私泄露有顾虑、回收渠道不完善、价格偏低等因素影响,不少家庭任凭旧手机“堆成山”,宁愿闲置也不卖。

  废旧手机去哪了?

  赵小姐是一名追求时尚的“90后”。“手机更新换代快,我平均1年就要换部新手机。”她说,家里10多部旧手机“堆成山”,因为担心个人信息泄露,也不愿卖。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统计,2021年1-3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累计9797.3万部,同比增长100.1%;其中5G手机6984.6万部,占同期的71.3%。2020年我国手机出货量超过3亿部。

  从事手机回收业务的回收宝合伙人熊洲表示,目前全国移动电话用户总数约为15.92亿,手机渗透率已达高点,新旧手机基本是替代关系,新手机进入市场、数亿部旧手机闲置,产生巨大的资源浪费及环境污染威胁。

  在一些发达国家,手机生产厂家、运营商延伸责任,“以旧换新”是主渠道,手机厂商对旧手机进行规范处理,如“官翻机”被消费者认可接受。我国手机市场发展快,尽管“以旧换新”也在逐步推进,但与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偏低。

  在“官方回收渠道”仍较薄弱的背景下,深圳华强北、广州百脑汇等电子商城是废旧手机的传统“流转地”。

  在深圳华强北工作的林先生告诉记者,一些商户收旧手机转卖,赚取差价,也不排除有人偷偷摸摸翻新,以旧充新牟取暴利。部分商户对卖家的隐私数据不以为意,信息安全成为“小商贩模式”回收手机的痛点。

  近年来,我国“标准化回收”发展较为迅速。如回收宝、爱回收等机构,闲鱼、转转等二手电商均开展手机回收业务。

  “四五年前,行业的回收率可能只有2%,如今整体已经达到10%左右。”熊洲说。

  回收市场乱象多

  林先生告诉记者,一些商户回收旧手机时,只会采取恢复手机出厂设置的操作,少有其他数据清除的技术处理。但“恢复出厂设置”,实际上还可恢复已删除的数据,尤其对专业人士来说是“小菜一碟”。

  记者在淘宝上搜索看到,“手机数据恢复”服务收费价格从5元到500元不等,一家“手机微信记录聊天数据恢复”的店铺月销量达5.67万次。

  “我们通过数据的反复擦除、填充,至少3次,达到数据无法恢复的状态,保护消费者的隐私权益。”回收宝市场总监何晔说,比如在我们线下的回收宝小站,用户可以现场看到数据的擦除过程,但线上线下一些传统的电子商城、个人交易等,不排除存在泄露的可能。

  与此同时,价格也是重要的考量因素。不少用户反映,官方平台的回收价格偏低,一部使用了两年的荣耀9手机,一切功能正常,爱回收的系统估价240元,华为官方商城估价245元,在闲鱼、转转等平台上卖,价格能好一些。

  在爱回收平台,没有硬件损坏的手机会有估价,而坏掉的手机,一律2元钱回收。“两块钱能做什么?”从事视频制作相关工作的“90后”女孩李娟说。

  不少专家认为,居民手机回收的意识也有待提高。手机主要由塑料外壳、锂电池、处理芯片等组成,1块20克质量的手机电池可使1平方公里土地污染50年左右,旧手机处置不当可能破坏环境,造成资源浪费。

  “小手机”露出“大问题”,回收路在何方?

  在业内人士看来,废旧手机回收处理仍存在不少难点、痛点、堵点,亟待政府部门、手机厂商、回收机构、个人用户等形成合力。

  完善生产者责任延伸制。“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激励手机生产商以及零部件、电池生产商等,完善回收体系、规范回收市场,提升手机用户的回收意向,在以旧换新渠道中履行责任,促进行业相关者各司其职。”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循环经济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温宗国说,应积极推动手机厂商设定回收率目标,推动产业链上下游开展回收合作。

  健全手机回收顶层设计。何晔说,对于大家电、汽车报废回收等,国家有明确的补贴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引导调节作用。“手机等数码电子垃圾在垃圾品类中增长速度非常快,但具体的支撑、补贴政策相对缺失,希望有关部门加强研究、制定。”

  强化个人信息保护力度。不少法律专家建议,在立法和制定规范时,将二手手机个人信息泄露列入信息保护的整体范畴,提高个人信息泄露违法成本、保护用户隐私权益。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业内专家建议,加强宣传教育,提升消费者循环经济、资源回收的意识,逐步解决废旧手机回收痛点,变“宁愿闲置也不卖”为“主动回收再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