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将现家电以旧换新潮!“正规军”已抱团,“游击队”要慌

2020-11-03 09:12 来源: 齐鲁晚报网 

  山东正在探路新一轮家电“以旧换新”。近日,《山东省完善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体系推动家电更新消费试点实施方案》(下称《方案》)正式发布。作为全国唯一试点省份,《方案》将探索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典型经验。

  “这一次,围绕规范回收和培育新消费增长点,生产、回收和拆解企业,将‘合体’建立多路径回收模式,这是一条全生命周期产业链,其中的关键,在于要让专业化的‘正规军’冲出‘游击队’的重围。”山东省再生资源协会常务副会长邱明琦对此表示。

  价格倒挂回收环节“肠梗阻”

  废旧家电来源分散,收购难度不低,现状是,个体经营者依然是废旧家电回收的主力军,要建立多路径废旧家电回收模式,关键就是要有专业化的“正规军”。但一直以来,在小商贩的重重“围剿”下,省内缺乏专业化的回收机构和网点。对此,邱明琦直言,“一直主动对接企业,拟择优一批废旧家电以旧换新和回收示范企业,但因为价格倒挂,‘正规军’缺位,回收环节遭遇了‘肠梗阻’。”

  他所说的价格倒挂,是回收“正规军”要从用户手中收回旧家电,价格至少要与走街串巷的小商贩持平,加上人员、仓储及送给拆解公司的运输和物流费用,成本高出不少,价差甚至一台达五六十元,这样一来,回收公司无利可赚。此时,“游击队”补位,回收的家电要么在旧货市场参与流通,要么走了非正规渠道拆解,零部件流向了家电维修行业,那些不能二次利用或者拆解的,成为废品流入“黑市”。

  10月31日10点刚过,济南杨庄旧货市场内,专门收售冰箱洗衣机的业主老张正给顾客介绍货品,“你看这一台智能全自动滚筒式洗衣机,400元;一等能效冰箱,容量为300多升,价格300元,全都没换过件,放心用。”

  老张告诉经济导报记者,顾客家中有需要出手冰箱、彩电、洗衣机等,他可以上门收购,“质量好的冰箱、洗衣机,收购价为一件100多元,老式的彩电、微波炉这些,只几十元。”

  杨庄旧货市场营业到下午5点半。老张称,他原来在大金庄旧货市场,那个市场拆迁之后,他才搬到了这里。该市场内桌椅家具及空调热水器等家电产品一应俱全,顾客大部分是城中村房东或者来济南打工一族。市民家中的旧家电,在流向旧货市场后,质量高的,价格可以卖到新品的1/4到1/5。

  市民家中的旧家电不少流向了旧货市场 初磊 摄

  拆解端:企业“吃不饱” 经营压力大

  废旧家电拆解处理能力是推进《方案》的重要一环。《方案》提出,今年年底前,实现废旧“四机一脑”(电冰箱、洗衣机、电视机、空气调节器、微型计算机)规范回收处理规模增长10%,达到570万台;通过以旧换新直接拉动家电消费80亿元以上。

  目前,山东建成并取得国家废旧处理基金补贴资质的废旧家电拆解企业有3家,分别为:烟台鑫广绿环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烟台中祈环保科技有限公示、山东中绿资源再生有限公司;建成待批准纳入的企业有1家——寿光市德隆再生资源有限公司。这4家企业核定年拆解处理能力为731.05万台。

  去年,全省实现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总值4.7亿元,比2018年2.3亿元增加2.4亿元,同比增长104.3%。拆解行业人士分析,尽管这样,拆解企业还是“吃不饱”,不能满负荷运转。

  “行业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报废量与回收拆解量差距巨大,潜在环境污染危害严重。”该人士分析。例如,山东去年废旧“四机一脑”规范拆解比例约40%,除了部分流入二手市场,有相当数量废旧家电被非法拆解,资源利用率低,环境污染风险高。

  从拆解企业布局看,一家偏南、三家偏东,增加了回收家电的运输成本,也不利于废旧家电产废、回收、利废三个环节的结合。

  经济导报记者采访获悉,拆解处理企业的经营压力并不低。近年来废旧家电回收价格不断走高,拆解出来的铜、铁、铝等大宗材料价格波动较大,企业利润微薄,资质企业盈利依靠国家基金补贴,而补贴基金发放延迟周期过长。截至去年底,补贴基金只发放到2016年,发放周期超过3年,造成企业财务成本太大。

  企业联盟:“正规军”将打通资源链条

  《方案》提出健全废旧家电回收网络,为实现这一目标,给予了政策支持,提出“组建省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企业联盟,规范行业运行”。9月28日,山东省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企业联盟举行了成立大会,该企业联盟依托省家电行业协会和省再生资源协会,海尔、海信、银座、中绿等105家家电生产销售、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企业成为首届理事会成员。成立月余,各方在整合资源、畅通家电生产消费回收处理全链条上进展如何?

  山东省家电行业协会会长、省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企业联盟理事会理事长田占军对此表示,按照国家和省要求,联盟会员企业“抱团”行动,打通家电生产消费回收处理链条,将废旧家电全部交由合规企业处理。同时,为了拉动家电更新消费,用户购买新机时,联盟内生产销售企业给予每台旧机200到400元补贴,这一价格高于“游击队”收购价,可有效引导用户将旧机交给正规军。

  “联盟成员国美、苏宁、银座等企业,加强行业自律,正落实资源环境责任,参与到废旧家电回收和资源化利用中,通过逆向物流路径,即给用户送新家电时将旧家电一并收回,这样既降低了回收成本,又避免旧家电流入非正规渠道。”田占军介绍。

  根据《方案》,山东推进废旧家电回收处理有关项目建设。例如,推动家电生产企业、回收公司、拆解企业等各类社会资本建设废旧家电回收网点、回收仓库、回收中转站、分拣中心等,鼓励资质企业提升拆解处理能力。

  有意投建回收网点的企业人士算了这样一笔账:“若没有进项发票,假如我花了100元收一台彩电,卖给拆解企业后,我个人要负担约12.94元的税。期待拆解企业给出的价格再抬一点,监管部门加大对‘游击队’的执法力度,堵住‘暴力拆解’,只有这样,回收方才有营收的空间。”社会资本方的顾虑由此可见一斑。

  邱明琦分析,因回收的家电多来自市民个人,对回收公司来说,这个环节缺乏增值税进项抵扣发票,而销售拆解的再生资源开具发票需全额缴纳增值税,进项和出项难以平衡。他呼吁,“期待用地、纳税等方面的措施再落细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