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回收遇补贴缺位,鲁企欲发掘“富矿”盼政策助力

2018-04-26 10:55 来源: 经济导报 

  “截至2017年9月,中国手机用户总数已经达到13.9亿,每年闲置废旧手机高达数亿台,旧手机回收市场是一座数千亿的巨大矿山。预估2014-2017年存量废旧手机再利用潜在价值超过6000亿人民币。”这是日前国内知名调研机构赛诺发布的《2017年手机回收市场研究》报告中提到的内容。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资源富矿,目前的开发利用并不充分。

  “我们2017年四季度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拆解处理情况是这样的:电视机289040台,电冰箱52737台,洗衣机21484台,空调31538套,电脑155500套,手机是零。”山东中绿资源再生有限公司是山东省内为数不多的具有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拆解资质的企业之一,20日,公司副总经理许来永对经济导报记者透露。

  补贴政策缺位

  据了解,山东中绿资源再生有限公司对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拆解处理主要针对“四机一脑”———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空调、电脑。

  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发现,除了中绿资源外,省内另外两家“正规军”鑫广绿环再生资源股份有限公司、烟台中祈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目前拆解处理的主要对象也是“四机一脑”。

  “2017年四季度手机均价突破2000元,未来中高端废旧手机增量可期。目前用户换机周期为两年,理论上两年将产生近14亿部旧手机,利好回收市场。”赛诺的上述报告显示。

  回收市场如此之大,可手机为何没有被纳入省内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拆解“正规军”的处理范围呢?

  “虽然手机已进入了国家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但是补贴政策迟迟没有到位。”许来永对经济导报记者解释说。

  原来,国家发改委等六部门联合发布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2014年版)》自2016年3月起实施,补贴产品由此前的5种扩充至14种,手机在列,不过补贴政策始终没有到位。

  经济导报记者从多家企业了解到,由于大量非正规手机回收充斥市场,运作成本低,相对而言,“正规军”的拆解处理成本较高,竞争压力大,其行业利润持续摊薄,来自政府的基金补贴是“正规军”收入的重要来源。

  “处理企业间竞争日益激烈,处理企业面临资金运作压力,且行业利润持续下降。”商务部发布的《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17》中也提到。

  除了手机补贴政策未到位,令许来永烦恼的还有“四机一脑”。虽然“四机一脑”均在政策补贴之列,但是补贴时间滞后,导致企业资金链持续紧张。“现在‘四机一脑’的补贴才发放到2015年。”许来永感到很无奈。前不久,他刚参加了国家多个部委组织的调研座谈会,对手机回收的补贴问题翘首以待,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尽快落实。

  互联网+创新

  就在省内传统手机拆解“正规军”纠结于补贴政策而迟迟没有动作的时候,国内手机回收行业创新的步伐,却随着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现代信息技术与传统回收行业的结合,而在加快。

  20日,位于济南市经十路边的连城广场一楼大厅一角,同城帮的手机回收自助平台吸引了市民李军的驻足。正苦于多部旧手机无法变现的他,通过触摸屏幕选项,就自助查询到了几部旧手机的回收估价。

  “相比较个体小贩旧手机回收,这种平台感觉更靠谱一些。”李军对经济导报记者坦言。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种传统回收方式向“线上交易服务+线下分拣”的“互联网+回收”方式的转变,会极大提高废旧手机的回收效率。这一领域也因此吸引了多路商家和资本的参与。

  据了解,在国内,爱回收、回收宝、爱换机、爱锋派、回购网、易回购、易机网、乐回收、淘绿网、好收网等数十个平台涌现,今年2月,闪回收获小米科技近亿元A轮融资,回收行业的前景被各路资本看好。

  来自赛诺分析称,随着资本介入带来的巨大资源差异以及渠道集中度的提升,目前,除了爱回收,回收宝、爱换机等为数不多的全国性平台外,小平台或区域性平台面临较大生存挑战。

  业内人士透露了大部分回收平台对废旧手机回收后再利用的途径:品相完好,八成新以上,简单处理后可以再次销售;品相稍次,仍有使用价值的,可以翻新再售或者拆解零件再利用;无利用价值的,电路板可以提炼贵金属———苹果从超过4万吨废旧手机中提炼出近1吨黄金和白银,价值约4000万美元。

  据悉,近日,北京市启动了包括手机在内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新型回收利用体系试点建设,通过将环卫、生产、销售、再生资源回收及“互联网+”等5类共13家企业纳入首批试点,拓宽回收渠道,规范回收环节,这在全国尚属首例。

  信息安全和模式担忧

  目前,全国性的手机回收平台不断涌现。李军对经济导报记者说,现在渠道已不再是问题。

  不过,清华大学环境学院环保产业研究中心副主任、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薛涛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出了担忧:“这个市场虽然前景广阔,但是推进的难度很大,商业模式不清晰的桎梏仍然很难突破。”

  商务部上述报告也印证了薛涛的担忧:互联网+回收盈利模式尚未形成,在“互联网+”的浪潮下,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产业格局正在发生变化,尤其在回收环节,国内众多企业对“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的探索接连不断,企业同质化现象严重,行业利润水平较低,多靠融资生存,一旦资本遇冷,企业将陷入难以为继的状态。

  更令人忧虑的是信息安全问题,“手机毕竟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因售卖旧手机而导致个人支付安全和隐私泄露的风险还是很大的。”李军不无担忧地说。

  毕竟,此前大量的二手手机回收在中国市场一度催生出了一条灰色产业链,这条产业链上不乏这样的非法手段:通过快速恢复用户售卖的二手手机的隐私数据,用于非法用途,从而产生高额的不法收入。

  “信息安全是这个行业很难突破的问题,手机被格式化后,很多内容仍然可以被恢复,如银行卡等信息。如此一来,又有多少人愿意冒着信息泄露的风险将自己的旧手机出售呢?”薛涛说。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
感 受是....


  • 支持

  • 无奈

  • 枪稿

  • 震惊

  • 有用

特朗普政府“舞剑”意在折腾本国公民?

特朗普政府“舞剑”意在折腾本国公民?

7月10日,特朗普政府再度挥起关税“大棒”,拟向...[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