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电器回收处理围城亟待解决!

2017-06-13 11:31 来源: 新浪财经 

  有人形容目前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行业是一座围城,由于政府的补贴和广阔的前景,外面的人想进来,但里面的人却想出去。日前发布的《中国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及综合利用行业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基金实施以来,取得了显着的成效,但是不容忽视的是,高昂的回收成本及漫长的补贴拨付周期使得获得资质的处理企业举步维艰。为此,专家指出,应充分利用现有的回收队伍,并拓展新的回收体系,在降低回收成本的同时,给消费者规范处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带来便利。

  回收处理平稳发展

  “在过去的2016年,我国废弃电气电子产品回收处理行业发展可以用‘平稳’两个字概括。”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电器循环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何逸林介绍说。《白皮书》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进入基金补贴名单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企业共计109家,与2015年相同,年处理能力超过1.5亿台。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量约7500万台,与2015年基本持平。我国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量和处理规模进入平稳发展期。

  随着新补贴标准的实施,废电视机的拆解量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情况已经发生改变,占比从2015年的70%缩减为55%,其处理份额被电冰箱洗衣机、房间空调器等产品所瓜分。其中房间空调器处理比例为2.7%,较2015年上升1127.3%,其他产品也均有较大幅度的增长。部分处理企业产品规划处理产能也相应作出了调整,房间空调器、洗衣机等产品的规划处理产能大幅提升。此外,新增目录产品中手机回收成为行业热宠。

  2016年,国务院发布“生产者责任延伸(EPR)制度推行方案”,并把电器电子产品作为首批实施EPR的行业,明确了实施的工作重点。其中,特别强调要加强对处理基金的管理,建立“以收定支,自我平衡”的机制,进一步发挥基金对生产者责任延伸的激励和约束作用。同时,随着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四部委组织第一批电器电子产品生产者责任延伸试点工作的实施,多种多样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创新回收模式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比如EPR回收、绿色消费+绿色回收、互联网+众包回收、两网融合等回收模式,一些具有创新型的回收模式已经初具规模,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行业进入了全新的发展阶段;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企业与获得资质的处理企业得到了较好的对接。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环资司处长么新解释说,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就是把生产者原本对生产端的责任拓展到了产品废弃以后的回收处置端,有助于建立废弃物处置利用的长效机制。目前,国际上落实EPR制度主要是通过押金制、基金制、目标回收制三大基本制度实现的。

  么新介绍说,要实施EPR制度,首先必须要有立法作为支撑和基础;其次是实施的领域和范围相对有限,主要集中在生活日用消费品环节,通过目标管理或者是押金、基金等方式落实。在政府制定政策框架后,通过激发市场机制来实现。

  2011年,国务院正式实施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这表明了我国建立了以基金制为核心的针对电器电子行业的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当时基金覆盖了“四机一脑”共五种产品,2016年拓展到了14类产品。基金制度实施以来,对于废弃电器电子行业的规范化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基金制度刚开始实施的时候规范回收处理量仅为1200万台,而2015年这一数字达到7000万台以上,规范回收率达到了59%。

  回收仍是闭环最大缺口

  “只有小区收破烂的能随叫随到。”北京消费者周女士表示,现在买家电数码产品,大多是从网上购买的,如果是购买的大电商的自营产品,一般还可以支持以旧换新、闲置回收,如果在第三方或者某个企业的旗舰店购买的,就只能自己想办法处理。《白皮书》显示,目前,我国以个体回收为主的格局仍未打破,回收成本居高不下。2016年处理企业回收渠道仍是以第三方回收商为主,占全部回收量的90%以上。虽然有实力的处理企业努力构建回收渠道,但整体占比较小。同时,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政府行政事业单位废弃的电器电子产品进入有资质处理企业进行拆解处理的数量开始上升。其中,微型计算机和房间空调器较为明显。2016年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的运输、贮存和人员成本与2015年相比未见减少,尤其针对大家电产品的回收,物流成本比废家电本身的材料价值还高。此外,物价上涨也导致回收人员的成本持续升高,越来越多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从业人员退出回收行业。

  据了解,荷兰废品回收机构Weee联合荷兰邮政PostNL,进行了一项通过包裹快递员回收废旧电器的试验活动,试验结果令人满意。在德国,电器店面超过400平方米的商家,必须对小电器进行免费回收。对于小家电(各边边长小于25厘米)而言,回收地与购买地无需挂钩。对于大型家电而言,则是实行“以新换旧”原则:当消费者购买一个新电器时,商家就要对一个同类型的旧家电进行免费回收。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城市与区域规划系副教授童昕认为,我国也应充分发挥电商快递系统的逆向物流作用。

  国美曾使用自己的售后和物流团队从事家电回收,结果发现很多问题。比如新家电产品都进行了包装,物流人员只需要负责配送即可;而废弃家电则需要专业拆卸,比如空调等。此外,废弃家电没有包装,需要专门的库房存放,然后统一运送到回收站或其他地方。后来,国美选择了与各地专业的家电拆解企业合作的方式来进行废弃电器的回收和处理。

  回收成本居高不下

  消费者刘大爷日前向记者吐槽其旧家电的处理经历。他告诉记者,他的冰箱虽然用了十几年,但是依然能够制冷。前不久女儿在电商平台上购买了一台新冰箱,说可以以旧换新,而且送新冰箱的师傅可以拉走旧的。可是送货的师傅看了旧冰箱后说,只能当废品处理,所以不能给刘大爷支付费用。“我那个冰箱明明是还能用的。”对此,老爷子很不满意。

  为深入推进居民生活领域的节能工作,引导绿色消费,北京市开展了节能产品进超市的活动。2016年,节能超市活动单位已经增至30家。这些超市不仅销售节能产品,同时还开展绿色回收工作。北京市环保中心的调研结果显示,“废弃产品有价”观念的存在是我国的现状。虽然消费者的环保意识在逐渐提升,但是回收价格仍然是消费者将废旧产品交付给哪个渠道的重要决定因素。如2014年国美在统一的回收价格上,给予额外补贴的激励,其回收量就远远大于苏宁和大中。2015年,国美门店平均回收量是苏宁的1.7倍、大中的3.8倍。当年,苏宁北京通州西门店的回收补贴力度较大,其回收率位于受调研的节能超市的首位。

  但由于节能超市需要提供物流、人员、场租等成本,所以废弃家电的回收价格往往低于走街串巷的小商贩。

  对此,童昕认为,目前个体回收在整个回收体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规范的回收处理体系的设计应将其纳入其中,使其能够继续发挥积极的作用,而不是使用高成本的正规军将其完全替代。

  也有专家认为,应通过广泛的宣传,让消费者认识到,规范的回收处理必然会带来较高的成本。同时,在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的链条上,其同样负有责任,从而自觉将废弃产品交付给规范的回收渠道。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
感 受是....


  • 支持

  • 无奈

  • 枪稿

  • 震惊

  • 有用

中美外交利益至上 中兴危机现曙光

中美外交利益至上 中兴危机现曙光

逼死中兴从来都不是美国的目的,而是一种谈判的施...[详细]